主流媒体 山西门户

《无语的荣耀》——谈言与狂欢

时间:2018年10月18日 06:22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黄河文化
分享到: 评论:

    

    《无语的荣耀》劳马著北岳文艺出版社
    该书是劳马最新创作的短篇小说合集,包括《无语的荣耀》《朝向未来的回忆》《枯树记》《一缕疲弱的时光》《惊人的记忆力》《村里的写作者》等近百篇微型小说。这些小说的主人公多为生活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如公务员、知识分子以及乡村小人物等。在这些小说中,无论是对哪个阶层的描述,皆有以小见大、四两拨千斤的力道和“治大国如烹小鲜”的举重若轻。他的文中四处洋溢着喜感,让人读来忍俊不禁,但笑感的背后是对人生世事的深情人文关怀。
    大约一部小说能感动某人,总是其中话语和某人产生了对话效果。
    爱笑的劳马总是笑着鼓舞我们建立一个研究“笑”的科研梯队,而不爱笑的我们也总是严肃地接受了这一势如破竹的历史重任。“80后”一代不会研究“笑”,这是一个问题。收入劳马《无语的荣耀》的《迷失在回家的路上》深深打动了我。在京工作的“我”因为春节回老家,陷入了一次充满荒诞感的旅程:“转了十八回车,自己都蒙圈”。小说借用杨庆祥所著《80后,怎么办?》道出了“80后也不年轻了,房子、票子、位子、孩子要啥没啥,租个老婆骗骗老妈都露馅了,还能咋办”的辛酸。我想,人生不外乎如此吧,不是把郁闷转化为悲愤,就是把悲愤转化为自嘲。与其说劳马的小说机智、尖锐、幽默、顽皮,不如说其中有一种对生命的强力抚慰,这种“笑”多多益善。
    我现在似乎越来越有点明白了,劳马写小说当然也是“有意而笑”,通过哲学专业的深造,他达到了与“笑”的水乳交融、人剑合一。1986年,劳马写下《哲学家们》,用轻松诙谐的笔调回顾先贤的世界观。他写道:“苏格拉底的思想结晶是‘冻’出来的,而笛卡尔的思想则是‘烤’出来的。”他又如此评价洛克:“从‘即将腐蚀的石碑’上的碑文来看,他自己并没有自吹自擂地‘贴金’,也没有妄自菲薄,说一些忏悔式的谦辞。这种善始善终的认真精神,和他实际生活与理论学说基本一致。”劳马总是钟情于那些“精彩的唯物主义的火花”,在小说里,他无疑也将之贯彻始终:他遵循着基于感觉的认识,认识着个别具体的事物。也许他非常认同亚里士多德的观点:“人类的善是至高之善,个人与国家的目的是相同的。”我认为,劳马不太考虑如何写才能更“逗”,或者说有种“笑”是内化于作家风格的。
    劳马在反思苏格拉底们的“冻”“烤”“悔”后,生成了一种“溢”出的哲学。劳马好喝酒、好吃粉条,但是前者没有使他烂醉如泥,后者更没有使他一团糨糊,不过是生命多了些“溢”出的狂欢。曾有人说,“失调”与“荒谬”是“笑”的基础,那么劳马的“笑”靠的是一种生命自在的“溢出”,这本小说集所奉上的就是这样一道诙谐的乱炖。
    提及“乱炖”,让我不禁想到他所钟爱的另一位哲学家——巴赫金。劳马曾写作话剧剧本《巴赫金的狂欢》向这位苏联文艺理论家致敬。在剧本中,劳马借巴赫金之口道出了自己的创作观(即一种“笑观”):“笑是属于民间的、大众的、小人物的。它看起来虽然卑微、渺小、低俗,却是解开全人类之谜的万能钥匙!在一定意义上讲,人类的历史也是一部笑话史。”在我看来,这句话正提供了走入劳马小说殿堂的钥匙。巴赫金在《拉伯雷研究》中描述了用诙谐的仪式构成的盛大狂欢节,并以莫里哀、伏尔泰等喜剧作品为例,指出自文艺复兴以来,狂欢节式的世界感受和怪诞的形象观念已经逐渐化为一种文学的传统。在一定意义上,劳马深谙一种“假面喜剧”的精髓,就在这幅“笑面”之下建构起盛大的狂欢节仪式。
    我将劳马微小说的狂欢仪式分为三种类型,也可以理解为仪式的三个步骤。第一,俗世欢辛,即小人物于卑微之中显出的笑意。除了前文提及的《迷失在回家的路上》中的“80后”,还有二十九岁就开始写回忆录的小周(《朝向未来的回忆》)、每天给自己化终老妆的母亲(《化妆》)等等。在这部分内容中,劳马发现了诸多被平淡人生包裹着的荒诞质素,这些质素构筑起一个自为的统一世界,而我们每一个人不过混迹其中,戴着“欢”的假面,而“辛”是其“内面”。第二,鞭辟入“俚”。在这部分内容里,劳马多以官场或知识分子为表现对象,笔调中更多沾上了讽刺意味。但是如果细细体味《双胞胎兄弟》《在问讯处》《请帮我找个好司机》这样的作品,你就会发现,在“鞭辟”的同时,劳马更愿意在贴心的亲情视角中“入俚”,而非“入里”。回顾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在中国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题材的讽刺小说中,无论是叶圣陶、张天翼,还是钱锺书,恰恰都少了这种“入俚”的诙谐和勇气。第三,笑化历史,其中,“化”是一个动词。通过前两部分的暖场,小说将历史放置于“笑场”之中,从而使狂欢节仪式达到了高潮。在这里,不仅《村里的写作者》《二舅的权利》等小说对农村的政治生态有绘声绘色的表现,加上《排队》《集体生活》等叙说“笑史”加诸己身的波澜,更有《红皮鞋》这样直接建构历史观的深邃之作。
    劳马不只给你讲笑话,他想和你一起进入狂欢节当中。他的小说语言充满张力,时而直接铺陈日常独白或对话,絮絮琐琐;时而又顽皮调笑、微言大意、字字见血。

刘芳坤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

生活资讯
专题
视觉志/ 微信公众号:Asxsjz

“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铁肺”黄绮珊山西校园激情献唱

视频/ 微信公众号:shitingbu
微解读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注册,新葡京网上娱乐